您的位置:仙游红木家具网 >> 人物专访 >> 正文内容
人物专访
彭亮:缔造商业经典的老核心与新思路|对话新中式
来源:品牌红木网 2019/10/7 15:37:29 发布:仙游红木家具网  编辑:jishubunn
摘要:既好看,又耐用,还能有生命力的产品,才是传世的设计,环保的设计,经得起历史检验的设计。为了这个目标,一些“老法”从没被抛弃,一些“新调”正逐步加入。
关键词:彭亮,对话新中式,商业经典

 《新中式家具》杂志9月刊对话新中式栏目《一款产品卖十年》专题
《新中式家具》杂志9月刊对话新中式栏目——《一款产品卖十年》专题

意大利高端家具品牌Giorgetti首席执行官曾说,“对于每个品牌而言,最大的挑战不仅仅是找到热卖款,还要找到永久畅销款。举个例子,今年我们将为一款产品庆祝30周年,它至今都是Giorgetti最热卖的产品之一。想要创造这样的成就,设计上一定要有独特性,也需要对产品的材料了如指掌,同时对品牌的DNA有足够深刻的认识。”

变幻的需求,新鲜的向往,让所有商品的生命周期都在缩短。在家具业,被市场逼得够呛的人们,听到“一款产品卖十年”,第一反应就已经觉得不可能。但是,拥有十多个系列、数百款产品就能活得好吗?过去总喜欢以此为卖点的中式家具企业,不少目前正面临着产品竞争力急剧下降的困境。新中式风格渐起时,还有很多人争相开发新系列,而经过几年市场洗礼,只有少部分还能留在赛道上。

如今,以红木企业为例,产品设计开发的狂热已走向理性甚至保守,怎样在精简的产品体系下打造出有生命力的经典产品,才是关注的重点。

本期“对话新中式”,通过与彭亮教授和许柏鸣院长的对话,挖掘出众多经典家具案例,从它们的形成、特色等等,剖析如何让一款家具卖得更久。

全联艺术红木家具专业委员会专家顾问、教育部教学改革示范专业“家具设计与制造”专业带头人彭亮

既好看,又耐用,还能有生命力的产品,才是传世的设计,环保的设计,经得起历史检验的设计。为了这个目标,一些“老法”从没被抛弃,一些“新调”正逐步加入。

《新中式家具》:从一般产品到商业经典的跨越过程中,设计发挥着怎样的作用?

彭亮:设计,就是令产品和生活功能、生活需要更加结合,让人们生活得更加舒适,同时又满足人们对审美的需求。

目前中国的产品研发设计走进了比较大的误区,所谓的新产品越来越多,产品的生命周期却越来越短,形成了不断加大新产品研发、投放市场,但又不断下架、退市的循环。这是中国整个家具研发体系,包括红木企业都面临的比较大的问题。

设计一个新产品,首先应该从设计的产品变成商品,要进入市场流通被人们购买和使用。现在很大一部分设计还没走到正常商品的流通领域就夭折了。另一些顺利进入市场流通,被经销商采购去开店,被终端消费者购买和使用,已经算是初步成功的新产品研发设计,能走到这一步的比例也不大。

《新中式家具》:怎样的产品设计达到商业经典呢?它们是怎么设计出来的?

彭亮:少数的产品变成了商品,在完成一个正常的商品使用周期后,依然还有比较强大的生命力,能卖5-20年,这样的产品我们把它称之为设计的经典产品。当中极少数出类拔萃的,成为经典产品后还能在面料、色彩或涂装等方面有一些与时俱进的微创新,能紧跟流行时尚,因此可以卖30-60年,甚至100年,这些往往就是载入史册的classic(经典)设计。米兰国际家具展游学的14年里,年年都能看到20世纪50年代至70年代的经典家具产品依然在市场上销售,仅仅是换了色彩、面料、图案,又变成了与时俱进的当家花旦。

换了件“衣服”的卵形椅
换了件“衣服”的卵形椅

古今中外,经得起历史长河沙里淘金流传到今天的经典设计,都是这样留存下来的。红木家具当中,从宋式家具到明式家具,我们曾经创造了很多经典产品。比如说圈椅、官帽椅,玫瑰椅、架子床、拔步床,一些优美的画案、书案、香几、花几、屏风,都可以称之为经典产品。它们也是在不同朝代、时期经过很多次改良演变才流传到今天。

西方也一样,20世纪50年代北欧设计学派以明式家具为原型创造了一批当代经典家具。最典型的就是丹麦椅子设计大师汉斯·魏格纳的系列中国椅,它们50、60年代就设计出来,现在已经卖了50年甚至70年,依然是世上最受尊敬的设计。这说明设计应该要创造既好看,又耐用,又能够有生命周期的产品,这才是传世的设计,最环保的设计,经得起历史检验的设计。

 联邦椅
联邦椅

当代中国家具设计的历史比较短,20世纪80年代开始起步,90年代迅猛发展,21世纪开始慢慢确立中国当代的新中式或说中式家具设计风格。这个过程中也出现一些非常好的设计。比如20世纪90年代初广东南海联邦家居创作的“联邦椅”,到现在为止已经卖了近30年。它以明式家具为原型,但加上了当代北欧的人机工学,使用当代环保的橡胶木,同时又根据当代人的坐姿、客厅文化进行了全新探索创作。从联邦椅到后来形成的联邦“家家居”系列实木家具,这是中国能够进入世界当代家具设计史册的有生命力的产品。

再比如浙江温州的澳珀,它的设计由澳大利亚留学回来的设计师朱小杰创作,采用了具有非常粗矿纹理美的乌金木,一样结合明式家具原形加上北欧人体工学。澳珀的设计理念是“可以传世的家具”,很多产品也卖了20多年,每年新产品开发力度不大,走的是专业精品路线,和米兰展看到的百年品牌一样,更多注重品牌文化包装,展示空间,生活模式营造,审美风格打造。

《新中式家具》:产品的创新思路应该往哪个方向改变?

彭亮:很多年来我就在推广单品创新,只有每一件单品都是精品,才能成为真正有生命力的新产品。目前中国的家具研发体系,最大的弊端就是符号化!找到一朵祥云,一朵牡丹就把它做成全屋系列,这都是贴标签、符号化,而且是快速就把一百多件的全屋系列研发出来,里面没有一件是真正进行过反复推敲。像北欧这些大师的产品研发时间,一般最少都有2-3年,3-5年。

我们要摒弃和慢慢淘汰三五个月或半年就出一个所谓系列新产品的短平快的、快餐式的、浮躁式的产品研发。一定要把单品做好,同时一定要有产品的研发周期,从产品的结构、材料、工艺、人机工学模型,到后期的软装、涂装,软包、蒙皮,还有各种材质的配套,乃至到卖场空间展示、平面广告、营销文案、产品故事深入推敲,这就是系统家具设计,或者称之为真正的全案家具设计。

 朱小杰作品——罗娜椅
朱小杰作品——罗娜椅

《新中式家具》:现在其他领域的产品设计已经尝试与客户合作,您觉得在家具界会否成功?

彭亮:这是一个未来潮流。设计在不断进化,从1.0版的农业文明设计到2.0版的工业文明设计,到现在3.0版的知识经济文明设计。现在消费者不是被动的,设计什么制造什么都根据消费者的需求,而需求又跟着生活方式演变进化。

以苹果手机为例,它做的是把未来消费者心中需要、渴望但市场上没有的潜在产品提前创造出来,而且大量的创新是跨界的创新。未来的家具也一样,未来的设计师一定是跟制造商、消费者一起做设计研发,创造出人们需要、跟着生活方式同步演进的未来家具。所以设计师未来越来越多的角色是设计策划、设计导演,它是双向的。

同时,往往是一种新的商业模式解决产品真正的痛点。最典型的案例就是共享单车,关键时刻掉链子,关键时刻漏气,关键时刻被盗,自行车100年多年历史内没被解决过的三大痛点,变成共享单车后全部解决了。家具设计也一样,我们需要创作5G时代、人工智能时代的家具。新一代的床、椅子,新一代的茶室家具、书房家具,儿童家具,甚至适老家具,这些都需要我们不断根据生活方式变化,去改变产品的设计原点。

(来源:第五期《新中式家具》杂志  何欣仪∕整理)

仙游红木家具网特别提示:任何网站、媒体转载本站原创文章则一定要写明文章出处为:仙游红木家具网,违者追究其法律责任。最终解释权归仙游红木家具网所有,如有疑问请与我站编辑部的联系,电话:0760-88881272-8005。
中山地址:广东中山市石岐兴中大厦19C-20楼 江门地址:广东江门市新会古典家具博览中心 东阳地址:浙江省东阳市横店明清宫街 电话:400-0088-328
粤ICP备09073361号 版权所有(2008-2015):仙游红木家具网 制作维护:仙游红木家具网运营部